主持人:2月9日,山西省在太原召开全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会议全面部署山西国资国企改革工作,为山西的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拉开了序幕。山西省副省长、省国资委党委书记王一新出席会议并讲话。他的讲话发表之后,在全社会引起巨大反响。大量省内外媒体都从不同侧面对王省长的讲话进行了解读、评论,广大网友也纷纷在网上留言,有对王省长的讲话进行赞扬、肯定的,也有表示质疑和担忧的。今天我们请张主任来,想就山西省深化国资国企改革这个专题做一次访谈,请您来谈一谈山西为什么要大规模启动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国资国企准备怎么改,要改成什么样子。 

  张主任:2月9日上午,我省召开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该会原本为省国资委的例行年度工作会议,但今年规格提高,改由省政府主持召开,这也是全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深化国资国企改革战略部署,全面推动我省转型综改、振兴崛起,全面建成小康的重要安排。除省国资委、各市国资委和省属企业领导人员外,会议还召集有关省直部门、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等多方人士参会。会上王一新副省长详尽阐述了山西国资国企改革的方向、办法等,为下一步改革定了调子。我的看法,这次会议既是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动员会,也是誓师大会。 

  主持人:那么我就问第一个问题,山西为什么要深化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 

  张主任:首先,国资国企改革是党的十八确定的目标任务。国有企业属于全民所有,是推进国家现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改革开放以来,国有企业改革发展不断取得重大进展,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增强我国综合实力作出了重大贡献。但也要看到,国有企业仍然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国有企业面临着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和转型升级的巨大挑战,在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进程中,国有企业肩负着重大历史使命和责任。所以十八大提出“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推行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 

  其次,山西国资国企改革已经到了非改不可、不彻底改不行、不抓紧改不行的历史关口。这些年,山西虽然紧跟改革步伐,但是从结果看,我们的国资国企改革还是落下了步子:煤炭形势好的时候不想改,形势不好的时候改不动,导致一次次错失重大的改革机遇;虽然我们也把握住了一些政策,但是错过了更多改革的重要政策机遇期。省委书记骆惠宁指出:山西的国资国企改革零碎性、浅表性、短期性特征明显,“补考”和“赶考”的任务都很重,真的是一语中的。从全国的大背景下来看,我省的国资国企改革不是落后了,而是太落后了!然而,国资国企又是山西发展的最大存量资源,其潜能亟待进一步释放。可以说,国资国企改革关系2万亿元国有资产能否保值增值、100万职工能否稳定就业,关系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能否更好发挥作用,关系转型综改试验区建设大局,关系山西逐步振兴崛起,不改能行吗?! 

  所以,国资国企改革就是当前山西改革的攻坚战和突破口。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全省“两会”都明确提出,要深化国资国企改革,促进经济转型发展。过年后上班第一天,骆惠宁书记、楼阳生省长就兵分两路,分赴晋城和焦煤集团就推进国资国企改革进行专题调研,两位主要领导用这种方式向全社会传达出鲜明的信号,那就是国资国企改革将是今年山西第一重大任务。骆书记指出,必须下定决心,敢于担当,不能再错过窗口期,不能把问题留给后人,要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赢得蓬勃活力和后发优势,这是决定山西转型前途的关键一招。楼省长则强调,要把国企改革作为转型综改的关键一招,抓住当前深化国企改革的窗口期和机遇期,着力在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推动国有企业瘦身健体、固本培元、提质增效,使国有企业真正成为转型升级的主力军。 

  主持人:那么国有企业目前存在哪些亟待解决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要通过国资国企改革来化解呢? 

  张主任:这是我们首先要明确的问题。习总书记一再强调“问题导向”,只有摸清问题才能有的放矢,对症下药。 

  经过深入的调研,我们把国有企业存在的主要矛盾和问题归纳了十四个方面: 

  一是布局不合理,一煤独大问题非常严重。煤炭资产占我省国有资产的比重达到36%,新动能、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发展严重不足;二是股权结构单一,国有资本一股独大问题严重。省属22家国有企业中19家仍然是国有独资,个别企业仍未完成公司制改造。18家省属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中,省属国企持股平均比例达到了44.18%;三是产业链条短,同质化竞争情况突出;四是管理粗放,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制度;五是行政色彩突出,一些企业官本位思想浓厚;六是创新发展能力普遍偏弱,产业产品处在发展的低端;七是开放发展动能不足,合作共赢的市场化理念尚未成为主流;八是行业竞争力弱,整体盈利能力偏低;九是金融风险巨大,省属国企平均资产负债率达到79.43%,远高于全国国有企业的平均水平;十是人才队伍建设与企业发展不匹配,班子建设专业化不强;十一是企业对未来发展的方向目标不清晰,改革发展办法不多,信心不足;十二是企业历史遗留问题多,历史包袱沉重;十三是国资监管水平亟待提升;十四是党的建设不同程度存在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党建和发展“两张皮”的问题普遍存在。 

  这十四个问题都是深层次的重大问题,解决起来没有一件是容易的,但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山西的国资国企才能迎来新生命,获得大发展。我们对面临的困难有充分的估计,所以王省长在讲话中说“我们没有退路,别无选择,我们必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主持人:听您分析了这十四个问题,感到国资国企改革确实任务很重,那么改革的方向是什么呢? 

  张主任:你问到了点子上。要把国企改成什么样子,首先要对当前所处的时代有一个准确的定位,才能找准我们的战略目标。王省长讲话中提到,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一个分工专业化的时代、一个合作共赢的时代、一个产融结合的时代、一个科技与人才成为企业制胜法宝的时代、一个不进则死成为时代潮流的时代。准确地把握住这些时代背景特征之后,我们就可以冷静深思,顺应时代,明晰山西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战略方向。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对标国际发展的大潮流,产业要从封闭走向开放。这些年我省社会各界有一个共识:山西落后的核心问题是不开放,不开放的根源是产业不开放,连带着社会各个方面也就跟着不开放。“走出去”、“请进来”、“产业开放”将是下一步的战略选择之一。

  二是从“贪大求全”向专业化发展。缺乏专业化就没有核心竞争力,我们不能没有限度地延伸产业链,甚至搞大量与主业无关的副业。 

  三是从单一独资向股份化发展。实现国有资本的有序进退,更好地优化国有资本布局。 

  四是从闭路循环向产融结合发展。通过产融结合,实现“金融疏通血液,产业提供利润”的良性循环,迅速提高产业集中度,做大企业规模。 

  五是从重资源、重政策向更重人才、重科技、重创新发展。山西的国有企业,一定要转变思想、调整思路,彻底摆脱长期以来对资源、对政策的路径依赖,踏踏实实地加强技术创新,更加重视人才,激发出企业的内生动力。 

  六是从僵而不死向有生有死的自然状态转变。优胜劣汰是市场规律,所以在国资国企改革的过程中,“僵尸企业”一定要按照市场规则坚决出清,低效、无效资产一定要舍得退出盘活。 

  主持人:要实现开放、股权多元化、产融结合、创新发展、出清“僵尸企业”的战略目标,具体要从哪些方面着手呢? 

  张主任:这需要按照省委书记骆惠宁提出“市场化取向、竞争力目标、专业化重组、股份制改造、现代化管理、科学化监管”的六句话总体要求,协同推进国资国企改革。 

  首先,国资改革必须为国企改革提供正确的导向,创造改革发展的环境条件。 

  国资委要彻底转变职能,改革监管理念和方法。树立以企业为中心、为企业服务的监管理念,更加考虑企业发展的实际。在监管方法上,多用机制来管,少用行政手段管,多采用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监管,并与传统人工监管模式相结合。 

  要管好国有资产的宏观布局。在这轮改革中,明确国资委在结构调整中的主体责任,在国资层面设计、主导布局方向。对同质化竞争严重的传统企业,要更多地考虑通过专业化重组来提高产业集中度;对一些企业集团中非主业的其他专业公司可考虑独立出来专业化发展;支持有望做强的专业化公司;支持无力管好的专业公司被国际国内行业龙头兼并重组。最终的目的就是要通过布局的优化,新兴产业公司不断增加,资产质量不断提升,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体制机制更加市场化,综合效益有明显跃升。 

  要用好监管导向指挥棒。要根据不同企业所处行业、资产规模、质量,参考该行业平均资产报酬率、净资产报酬率、平均单位成本、人均劳动生产率等等各项重要参数,并听取企业意见后,综合研究科学确定任期目标责任书签订办法。新的目标体系以利润为中心。目标责任书制订完毕后,根据企业现任领导优先、公开竞聘的方式选择签约人。国资委对签约企业年度和任期目标进行考核,根据业绩完成情况进行奖惩。 

  国企改革的核心任务就是要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制度。具体路径是: 

  要坚定不移地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在省属企业全面建立起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建立科学规范的投资决策机制,确立以经济效益为中心的投资决策理念;建立经济有效的用人政策,在进人的总量和结构上,有明确的与产业发展和经济效益相挂钩的约束机制;进一步提高企业的财务资金和管理水平,形成根据预算花钱的基本理念;建立以资本和利润为核心的企业管理体系;推动企业的扁平化管理,减少企业管理层级,提高效率;提高省属企业信息化管理水平;加快分离国有企业的政府社会职能。 

  总而言之,要通过一系列的深化改革,希望达到这样的改革成果:山西的国有企业都能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拥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和引领能力,同时,有一批企业在全球、全国拥有重要的行业地位,形成若干个产业集群和产业高地;不仅传统产业得到改造升级,而且新动能新产业成为山西新型经济的引领者;山西国资不仅总量上有明显增长,质量上也有显著提高。 

  主持人:听您介绍国企改革前景,的确振奋人心。但是我们都知道,改革就是利益再调整,在改革过程中,你认为要注意处理好哪些问题呢? 

  张主任:在山西国资国企改革由量变到质变的转折点上,我们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敢于破除一切阻碍国资国企改革的落后的旧的思想观念、旧的行为方式、旧的政策措施,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在改革的道路上大踏步地往前走。 

  为使改革步伐积极稳妥,我们应当注意处理好王省长指出的十大关系: 

  一是关于改革与稳定、与安全生产的关系问题。要迎难而上,勇于担当,通过科学论证、果断决策,把风险防控做好,通过改革化解矛盾,达到更高层次的稳定。安全生产是企业的生命线,越是在改革的关键时期,越要更加重视安全生产。 

  二是关于新动能新产业与传统产业的关系问题。必须强调,加快新兴产业发展,绝不是要抛弃传统产业,恰恰相反,山西的传统产业通过技术改造提升,很多领域都可以实现从传统向现代的蝶变。在看待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要非此即彼,而是希望通过相当长时间的努力,逐步实现传统产业与新型产业的此消彼长,逐步解决山西一煤独大的困局和对重化工业的依赖。 

  三是关于效益与规模、“里子”与“面子”的关系问题。这些年,我省一些企业为了“世界500强”之名头,为了做大规模,自个儿在那里辗转腾挪。“面子”是有了,“里子”却伤了。我们不要虚假的“规模”,我们要的是企业“瘦身健体、固本培元、提质增效”。如果有企业通过不懈努力,以强大的竞争能力和市场影响力跻身世界500强榜单,那当然是山西的骄傲。 

  四是关于自我发展与产业开放的关系问题。推动省属企业股权开放是下一步重大课题,国资委和企业都要解放思想,寻求突破。凡是来山西的投资者,不论是国资民资,外资内资,都是我资,一律平等、一视同仁。要通过产业开放,引入外部股权,将对省属国企改革起到特殊的“催化”作用。 

  五是关于在改革中处理好市场与政府“两只手”的关系问题。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多地在资本层面下功夫,特别是要用好用活18家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平台,大力推动国有资源资产化、资本化、证券化。 

  六是立足山西与走出去的关系问题。山西历史上有晋商走出去的传统和辉煌。如今在国企走出去的问题上,省里支持省属企业结合自身发展实际和能力积极投身“一带一路”,也支持省属国企走出山西到全国各地发展壮大。 

  七是关于改革过程中的战略和战术问题。山西国资国企改革是一场大型综合战役,在战役推进过程中,除了把握好点和面的关系之外,还要处理好存量与增量的关系,要优先考虑好广大职工群众的利益,要不断使国企员工有更多的获得感。对省属国企管理层级多、干部多的问题,要制订分阶段目标予以解决,要用好中坚力量,淡化行政级别对应,最核心的是不能养着闲官、拿着高薪。 

  八是关于国资委如何“放、管、服”的问题。在这场国资改革攻坚战中,省国资委自身的改革必须提上日程。首先要解决“放”的问题,以管资本为主出台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其次是“管”的如何管好。国资委管好目标的制订和考核,根据考核结果管好干部;管好国有资本布局,划出禁止企业涉足的红线;履行好省委、省政府赋予的基本职责;抓好党的建设。几条主线牵起来,纲举目张。 

  九是关于做企业家和做官员的关系问题。在这方面,主要是,要让那些想干企业的企业领导们沉下心来尊重市场规律,抓好改革发展。  

  十是关于办好企业与尽好社会责任的关系问题。企业作为经济组织,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依法纳税、雇工就业是其回报社会的主要方式。 

  理顺了以上这些关系,又有了前所未有的大环境,我们的国资国企改革一定能稳步推进,取得良好的效果。 

  主持人:谢谢张主任参加我们的访谈,相信通过你的介绍,大家会对山西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更有信心,更为支持,山西的国资国企改革一定能取得成功,我们都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张主任:谢谢!